把忠诚镌刻在雪山之上

更新时间:2019-02-27      

本期采写的武警云南总队某支队四名兵士,他们凭一腔热血坚守在香格里拉的大山深处,有的缺氧不缺斗志,在雪域之巅练就过硬本领;有的在孤独中砥砺初心,以铅笔勾勒出士兵最纯朴的热情;有的在艰巨中白手起家,用智慧勤恳描绘大山里的暖心画卷;有的不惧大山艰险挺起硬脊梁,用脚步丈量任务与担当。

当大家享受冬日火炉的时候,有些人却在巍峨入云的大山爬冰卧雪;当大家走进城市喧嚣的时候,有些人却在荒野之地与日月星辰为伴;当大家与亲人其乐融融团聚在一起的时候,有些人却在为一方的保险耸立与值守。

雪域高原铸精兵,巍巍群山见虔诚。

“雪山苍茫北风寒,路漫峰连不畏险。身披重铠穷天边,红日西落染笑颜。”这就是坚守在雪山一线最可恶的士兵面孔。一路行来,到中队最大的感触就是: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除了行路难,还有通联难、补给难、外出难。如果说在虫草山呆上一天是感想大山的宁静,那呆上一年绝对是对忠诚的考验,对初心的荡涤。

中队在山上,大山就是家。责任在峰顶,群山就是寓居之所。不论条件如许艰难、景象如许恶劣,执勤一线的官兵在义务面前不别的决定,唯有动摇实现党跟公民赋予的神圣使命。

春节前夕,笔者来到这四名战士所在中队。群山深处,寒风里矗立着多少座简陋的常设板房。板房的床头边上,中士曹岗盯着自己制作的缩小靶板,气定神闲,破志成为一名精良的狙击手;背着沉重的执勤装备登到山顶时,远望云雾在山谷中聚散,上等兵郑锋达拿起画笔描述着一张张黝黑朴实的笑脸;红日爬上山头,大山里回荡着不绝于耳的叮叮咚咚的敲击声,上士童淼带着“四小工”正在修理营房被冻坏的水管;夜深了,远处牦牛在哞叫,院里的大灯照亮了“幸福一家人”的牌匾,中士吴凡端来热腾腾的面条给班里的战友庆生……

军人的价值,不仅仅是驰骋疆场时的金戈铁马,更是在无人知处的默默守护。年轻的战士用如山的胸怀、无悔的青春、炽热的忠诚,在雪域高原坚守,奉献热血赤心,留给大山一个温暖的背影。(李世才)